首页>文化>云海
开闸前夜,我们安置了两千余只鹅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20年09月28日07:58

  受强降雨影响,淮河干流王家坝站水位7月19日快速上涨,超过保证水位。7月20日8时32分,淮河王家坝闸开闸泄洪,滚滚淮河水流向蒙洼蓄洪区。这也是时隔13年后,淮河王家坝再次开闸泄洪。

  讲述者:安徽省阜南县气象局副局长 朱光亮

  采访整理:陈星 张媛媛

  7月19日2时许,揉了揉因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发酸的眼睛,我扭头看了下实时监控大屏幕,“这水位上涨太快了,才一天多,眼看着保证水位就要到了。”

  旁边,安徽省气象局来支援的服务专家叶金印首席仍然在分析天气图,没有说话,只是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受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淮河王家坝站水位持续上涨,紧急撤离迫在眉睫。作为王家坝气象监测预警中心临时党支部的一员,我主要负责与县委、县政府领导以及防指各成员单位和周边乡镇的联络协调工作,每天在防汛调度会上汇报最新气象监测预报信息,并提出防汛建议。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开展,但我心里始终觉得似乎有什么疏漏,这种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直到7月19日傍晚的一个电话,提醒了我。

  这个电话来自王家坝种植养殖大户王玉敏。今年50多岁的他靠自己的努力,带着全家在蒙洼蓄洪区种植果树和粮食,还养了2000多只大鹅。电话里,他语气紧张地问道:“后期雨水大不?王家坝会开闸吗?粮食在地里没办法,我的鹅可不能被水冲走啊。”顿时,我也紧张起来:“上游下了暴雨,涨水很快,开闸的可能性很大。”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朱局长,我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撤离。”“那你的鹅怎么办?看这涨水速度,撤离时间可能不够你安置它们的,要不暂时先安置在我们单位西边的空地上。”

7月22日,王家坝 气象监测预警中心西侧空地上的大鹅。

  7月19日23时许,距离开闸不到10个小时,蒙洼蓄洪区的群众正在连夜撤离。预警中心灯火通明,工作人员为开闸前的精准预报服务连续奋战。此时,一阵嘈杂的“嘎嘎”声传来,大鹅到了!我和工作人员赶紧迎了出去。

  “朱局长,镇里安排我们撤离了,要求凌晨三点全部撤离完毕,我着急忙慌地就赶着鹅来了。”王玉敏一边赶着鹅群,一边和我念叨。一旦泄洪,他所承包的果树和耕种的田地都将受灾,这些大鹅是他的全部家当,是他们全家的经济保障。

  虽然已是深夜,但手机工作群的短信依旧没有断过,周围不时有灯光扫过。伴随着鹅叫,我更加体会到形势的紧迫与严峻。鹅群仿佛觉察到了紧张的气氛,迁移过程并不顺利。顾不上地面湿滑和深夜的蚊虫大军,我和其他工作人员拿着手电筒和竹竿,帮助王玉敏一起驱赶鹅群、搭建临时鹅棚、设置围栏……

  7月20日早晨,王家坝开闸泄洪,洪水咆哮着冲进了蒙洼蓄洪区。“1991年那次开闸,地里的庄稼眼瞅着就收获了,那真让人心疼啊。”守在预警中心看护大鹅的王玉敏看着前一晚来时的道路已被洪水淹没,对我说道,“现在政府把庄台修好了,救灾的政策早定好了。你们的天气预报也更准了,我们真是赶上好时候了。”

  在泄洪期间,鹅群的生活环境拥挤,加上高温、高湿,我们能随时听到“曲项向天歌”。为缓解一线高度紧张的工作氛围,大家常常拿这群大鹅打趣,畅想红烧大鹅的美味。

  8月1日9时30分,蒙洼蓄洪区正式开闸退洪,水位逐步下降。“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非常感谢,回头等出栏,请你们吃地锅炖大鹅!”王玉敏说。

  2000多只大鹅在他的驱赶下,扑腾着翅膀有序离开了预警中心西边的空地。看到这一幕,我们开玩笑说:“这群大鹅可是相当有见识的,它们见证了预警中心自今年6月投入使用后,服务13年来王家坝首次开闸泄洪,更见证了气象人的咫尺守护。”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9月28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