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沙场秋点兵:天时不作,弗为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06月08日08:18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军事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关系着国家安全和稳定,因此,中国古代军事家孙武在《孙子兵法·始计篇》中指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古代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历朝历代的政治家、军事家无不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利用气象条件争取战争的胜利,在发动战争时尤其重视气象因素。

  《六韬·武韬·发启》说:“天道无殃,不可先倡;人道无灾,不可先谋。必见天殃,又见人灾,乃可以谋。”他认为,当天道还没有发生气象等自然灾害预兆时,不能首先发动战争;当人道没有出现祸乱时,也不可首先发动战争。只有既发生天灾,又出现人祸时,才可以谋划发动战争。正因如此,姜尚能够辅佐武王伐纣以周代商。范蠡同样持此观点,曰:“天时不作,弗为;人事不作,弗始。”这里的天时是指敌国的气象,天时不作,指敌国没有出现水旱灾害、虫蝗霜雹等天灾情况。

  《孙子兵法》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兵书,是一部内容完备、结构严谨的古代军事名著。全书共有十三篇,许多篇章都涉及气象知识。如《始计篇》提出,用兵首先要考察的五个基本主客观条件,把气象条件摆在第二位。他说:“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天就是指用兵时所处的时节和气候,“阴阳”是指昼夜、晴雨等气象变化;“寒暑”指气温高低;“时制”则是四季时令的更替。

  根据天气变化选择作战时机是取得战场主动权的重要因素之一。翻阅中国古代战争史,火攻、水攻不胜枚举,这两种战法基本上是打气象战,都是利用气象条件发动战争并取得最后的胜利。正如诸葛亮《将苑·第十四篇·智用》所云:“夫为将之道,必顺天、因时、依人以立胜也。故天作时不作而人作,是谓逆时;时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谓逆天;天作时作而人不作,是谓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时,亦不逆人也。”

  针对战争发起,《司马法·仁本》中写道:“冬夏不兴师,所以兼爱民也。”这里所说的“冬夏不兴师”,是因严寒与酷暑对于人的健康不利,也就是说冬夏两季不利于发动战争。据统计,我国古代战争多发生在秋季,所谓“沙场秋点兵”。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古代战争要考虑农时,古人根据四季轮回的规律,总结出春种、夏长、秋收、冬藏的生产生活经验,因此大规模战争往往在秋收之后。另外,夏季高温、降雨,冬季低温、降雪,对士兵和军事行动皆为不利。而秋季气温适宜、粮草充足、灾害性天气较少,就成了战争的首选季节。

  当然,战争的发起并非一成不变,有时反其道而行之,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在冷兵器时代,大风、强降雨、大雪等天气对军事行动产生很大的影响,唐朝李愬雪夜袭蔡州、五代时后晋与契丹的阳城之战等,运用逆向思维,变不利为有利,出其不意,主动出击,趁敌方防备松懈时赢得胜利。

  在中原王朝与游牧民族的战争中,天时的选择显得格外重要。秋天正是水草丰美的时候,马匹也膘肥体壮,北方的游牧民族在秋天的战斗力最强。通常来说,北方游牧民族喜欢在秋天南下,如隋雁门之围、唐渭水之盟、宋靖康之变、明土木堡之变,皆是北方游牧民族在秋天发起战争而取得胜利。因而,当中原王朝主动出击游牧民族的时候,都尽量避开秋天。纵观汉唐时期对匈奴、突厥等游牧民族的战争,重大的胜利基本都不是在秋季,如汉卫青、霍去病多在春季出兵攻打匈奴,唐李靖、苏定方征突厥则为冬春季。

  (作者:张明禄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