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深度
推动气候变化适应进程
法律会是那台“推土机”吗?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10月31日09:23

  当人们想到那些推动气候变化适应行动的重要力量时,脑中浮现的可能有每年一次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全球气候谈判、环保组织呼吁等。而随着气候变化适应走向深入,一个新的解决方案——法律,正在越来越多地加入进来。

  到目前为止,针对化石燃料公司的诉讼已吸引了大部分媒体的关注。迄今为止,美国已有14个城市在法院起诉了化石燃料巨头。他们声称,这些公司在知道气候变化不利影响时仍允许排放温室气体,从而构成了法律上的“滋扰”行为(public nuisance,侵权行为已经影响了公众的生命、健康、安全、舒适、方便及使用公共设施的权利)。

  但另一种可以推动更大适应性行动的方式已经开始出现——面对海平面上升、更可怕的野火以及更频繁的极端暴雨和高温等,诉讼人寻求救济,以应对因“未准备好应对气候变化影响”而造成的伤害。如果这些案件确立了赔偿责任,它们就有可能推动更大的适应行动。

  美国历史上最著名法学家之一勒恩德·汉德法官在近一个世纪前阐述的原则对第二种气候变化诉讼具有借鉴意义——1928年3月,两艘拖船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出发。他们把装满煤的驳船顺着海岸拖往纽约。当他们离开港口时,天气晴朗,没有暴风雨的迹象。然而,两艘拖船都没有携带收音机来接收天气信息。当他们经过大西洋城时,风开始刮起来了。不久之后,狂风开始刮起,驳船漏水严重,最终沉没。随后提起诉讼,指控拖船和驳船的所有者未能行使“合理谨慎”。

  找出船主的责任很容易:驳船不适合航海,漏水严重,不能承受三月沿海的大风。但拖船船主是另外一回事。他们的责任归咎于拖船上没有携带收音机。有了无线电,拖船船长会收到天气警报,这些警报会促使他们寻找避风的地方。

  拖轮船东声称,他们没有义务提供这种收音机,因为它们不是业内的标准设备。汉德法官驳回了这一论点。他指出,通常的做法是合理的——但在某些情况下,整个行业可能在做出改变方面落后了。他说,标准做法本身不能决定“注意义务”。在某些情况下,有非常必要的预防措施,即使他们普遍漠视,也不能为他们的疏忽找借口。

  对照今天,在气候变化影响造成更多损害的同时,政府、专业人士和企业可能会发现自己仍然在依赖于历史实践标准。但是,这些标准并没有考虑到不断增加的风险。比如,2014年,在暴雨导致洪水泛滥之后,伊利诺伊州农民保险公司代表其投保人提起集体诉讼,要求约200个地方机构和市政当局赔偿损失,声称他们在面临气候变化造成极端降水时未能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来应对暴风雨和洪水。事实也确实如此:地方机构和市政当局仍在依靠过时的降雨频率表,并没有反映增加的风险。

  除了民事责任之外,一些被告还可能因为没有为气候风险做好准备而面临刑事责任。在美国佛罗里达州,2017年飓风“厄玛”过后,一家疗养院因备用电力不足,竟导致12名病人活活热死。在布劳沃德县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刑事调查结束后,检察官对好莱坞山康复中心的4名工作人员提出了谋杀指控。大面积的停电导致了空气调节电力系统的瘫痪和设施内温度飙升,病人开始在高温中死去,有些人的体温高达42.8℃。一名行政法法官建议撤销该设施的许可证,认为由于养老院缺乏足够的备用冷却设备来应对突发停电,导致他们未能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

  归因科学和“注意义务”有什么关系?气候诉讼中出现的一个问题是,人为因素下气候变化是否导致了特定事件更趋严重,如休斯敦的极端洪水或加利福尼亚的更严重干旱。归因科学可以为这些问题提供答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气候学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以确定气候变化是否导致了各种极端事件的发生。例如,科学家们得出结论,2017年飓风“玛利亚”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是1956年气候背景下的5倍。随着科学的进步,法律专家认为,这可能会改变未来气候恶化和极端气候的可预见性,从而改变“注意义务”,并增加成功赔偿的可能性。

(来源《中国气象报》10月31日三版 责任编辑:王敬涛)



图解 更多